讲述 | 支援湖北医生张朋飞:为家乡而战 义不容辞

2020-04-08 08:33     

我叫张朋飞,湖南支援湖北第二批医疗队队员、邵阳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在黄冈战疫的55天,我们带着责任而去,不负使命而归,这是我为家乡战疫,也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回乡战疫,我瞒着同在湖北的父母

我是湖北孝感人,在武汉读的大学。2007年毕业后,和妻子一起到邵阳工作,现在已经13年了,邵阳已成为我的第二个家乡。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从新闻中得知家乡湖北严峻的疫情形势,从大学同学微信群了解到在武汉一些医院工作的同学正一线战疫。我在邵阳心急如焚,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我恨不得长上翅膀马上飞到湖北,和同学们一样发挥自己所长,去家乡一线抗击疫情。

所以当医院发出支援湖北征集令时,我毫不犹豫递交了请战书。随后,医院决定成立由3名医生、1名院感人员、8名护士组成的团队支援湖北,我就在其中。

春节前,我母亲正好带着我的小儿子回家乡湖北探亲,疫情发生后,他们暂时不能返回邵阳。所以我与妻子约好,不要将我去家乡湖北支援的事情告诉正在湖北的父母和其他亲友,免得他们担心。

1月28日,我带着行李,一路乘坐高铁、汽车奔赴湖北。当晚23时左右,我们到达黄冈,整个黄冈城区很安静,我的心情也更加沉重。

经过2天的培训,1月31日,我们医疗队正式接手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南一西六病区的110张病床,负责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顾不上休息,没有想太多,只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点为家乡出一份力。

当天,我值的是白班。我接班的时候病房里已入住了50余名患者,从清洁区穿好防护装备走入隔离病房时,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我的心在那一刹那还是揪了起来:有医生在紧急抢救患者,进行胸部按压;有护士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奔跑着,有患者在给亲人打电话报平安,还有120紧急送来病人.......我知道,我在家乡湖北的战斗开始了。

在黄冈的55天里,我每天同战友们一起奋战着。有时,想到父母和儿子就在离我不到100公里的地方,心中又安定了不少。但是,我却从不敢接通父母发来的视频,因为我怕他们一看到视频就知道我在黄冈,会为我担心。

期间,父母似乎有所觉察,问了好几次我是不是回湖北来了,我想说是,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住院患者即将清零前夕,我终于忍不住和父母接通了视频。视频里,父母说其实猜到了,也是怕我工作分心,所以没有追问我,但一直在湖北孝感老家为我加油、祝福,希望我平平安安。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顿时泪流满面。

虽难虽累,但心中一直温暖

我还记得,第一次到隔离病房开展工作时很紧张。虽然经过多次反复练习,但挑战还是不少。穿隔离衣、防护服、戴护目镜,确定全身包裹其中、没有问题后,才进入了隔离病房。由于隔离衣、防护服不透气,不到一会,就觉得呼吸困难,衣服湿透了、护目镜起雾了,视野变小了,听力也明显下降了。

询问患者病史的时候,需要很大声;一些患者说的是黄冈方言,不容易听懂,我只能反复询问。走路不能太快,怕防护服扯动使面部皮肤裸露在外。记录患者病情时,戴着手套也远不如平时灵活……工作效率不到平时的五分之一。

工作期间的吃和睡,是我们面临最大的困难。中餐和晚餐有时在工作地点吃,这是唯一需要取下口罩的时候,虽说是在清洁区,但取下口罩意味着可能存在感染风险。值夜班的时候疲惫了,就坐着休息一下或靠着椅子打会盹。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呼吸困难、腰酸背痛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夜里特别冷,让人觉得特别漫长。

但我的心却一直温暖着,有为家乡湖北战斗的情愫,也有黄冈医护人员和患者给予的感动。我记得刚到黄冈时,防护物资还比较缺乏,当地医护人员省出隔离衣给我们用;当我们的护士戴着双层手套打针不方便时,患者会轻轻地说:别急,慢慢来……

每位患者都是亲人,我不会忘记

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我对两名病人印象深刻,其中一个是9岁的男孩小小(化名)。

2月5日,小小入住我们病区。小小很懂事,病情较轻,住在陌生的病房里从不吵闹。每次我们去查房,他都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们,询问他病情时回答得有条不紊。懂事的他,不仅让我们医护人员很心疼,同一病房的其他患者也比较照顾他。经过治疗,他在我们病房住了10天后出院了。

在他住院期间,小小都会关心地问他爷爷的情况。原来,他的爷爷奶奶都确诊为新冠肺炎,爷爷发热、咳嗽症状明显,一度病情危急。

小小的爸爸是一名警察,一直坚守在一线;他的妈妈是一名护士,奋战在抗疫前线。小小的爸爸后来加了我的微信,每天都会发信息询问家人的情况。每当此时,这个坚强和幸福的家庭,会让我心潮起伏,有感动,也有敬佩!让我开心的是,经过医护人员的努力,小小的爷爷奶奶病情逐渐稳定,后来也出院了。

还有一个老人,基础疾病较多,觉得自己扛不过去了,拒绝吃东西、输液,并写好了遗嘱藏在床头柜里。我和同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从病房外给他带了新鲜水果、营养品,轮流劝他吃饭,并联系家属每天给他打电话,鼓励他好好配合治疗、要好好活下去。渐渐地,老人同意吃饭,并积极配合治疗,病情也逐渐好转。

老人快要出院时,他拿出遗嘱给我们看过之后撕掉了,转而为我们写了封感谢信。我们把感谢信贴在走廊的墙上,告诉住院患者这封信背后的故事,鼓励他们树立信心,战胜病魔。再后来,墙上的感谢信逐渐多了起来,都是感谢和祝福的话语。

3月16日,我们负责病区的患者即将清零。那晚,我值了在黄冈的最后一个夜班,一份一份整理好病例,我就像在完成庄严的仪式。

第二天早上,我和另外一名医生到病房里一一询问患者的情况,并叮嘱出院注意事项,和他们告别。当最后我和护士整理了病房,望着整洁、干净、空荡的病房,我心中涌起很多感慨:从刚来时紧张不安,到取得阶段性的胜利,所有努力都值得。

回家那天,街道两旁送别的黄冈人民,让我数次热泪盈眶。小小和家人也来了,但是现场人多,我没看到他们,后来在微信上看到他们拍的我们乘坐大巴车离开的镜头才知道。

在回到邵阳休整的这段时间,我常常回想起在黄冈的55天里参与救治的患者,有些叫得出名字,有些叫不出名字,但是他们在我的回忆里,同样珍贵。如今,我回到了家乡邵阳亲人的身边;而他们,家乡湖北的亲人们,我也不会忘记。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