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陈琳琳:在一线,每个人都是战士

2020-04-14 08:23     

我叫陈琳琳,1999年生,是邵阳隆回县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的一名护士,也是湖南支援湖北第二批医疗队成员之一。从寒风凛冽到春暖花开,历时55天,我和队员们胜利凯旋。回到家乡的时候,家乡人民为我们送上了最热情的欢迎仪式,我很激动,也很开心。集中休整14天后,我回家与父母团聚了。这段日子,我总会回想起在黄冈的那些日子,那是永远值得回忆、怀念的人生经历,是我人生中宝贵的财富,弥足珍贵。


省长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

1月27日上午10点(大年初三),正在家中休息的我看到医院微信群里发布抽调护理人员支援黄冈的通知。我没多想,第一个在群里回应并报名。一天不到的时间,医院就确定了支援名单,我荣幸当选。简单收拾好行李,我便前往医院与战友汇合。

1月28日下午,我们从邵阳火车站出发到长沙火车南站,和我们在长沙会合的还有来自怀化的几十名医务人员,137名医务人员组成了湖南支援湖北第二批医疗队。在医疗队出发前,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特意赶来为医疗队壮行。当他说到:你们当中年龄最小的是来自邵阳隆回的一位护士,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叫陈琳琳,刚满20岁。真的感谢你们……我的内心激动极了,没想到医疗队100多个出征人员,省长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我倍感荣幸,同时也更加坚定:一定要全力以赴,圆满完成支援黄冈的任务。

到达黄冈时已是深夜23时,随后,我们被安排到指定酒店休整,并接受了防护隔离衣穿戴、防护知识强化培训。两天后,我们被派往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负责接管西六病区共110张床位的收治工作,我负责的是轻症患者的日常护理工作。

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我记得,我们医疗队刚进驻大别山时,病区很快就收满了病人,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只一心想着怎么战胜新冠病毒。

每天进入病区前,我们都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大伙称它“大白”,尽管大家都不习惯,但它是我们所有医护人员与病毒作战的盔甲。除了防护服之外,还要佩戴护目镜、N95口罩,还有成人纸尿裤。这身装备一穿就是6个小时或者更久,为了节省防护物资,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不吃不喝。每次脱下来的时候,防护服里面的所有衣服都已经湿透,脸上也被护目镜、口罩压出深深的印记。在病区奔忙着,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辛苦,每天下班后最想做的事就是洗个热水澡、吃口热饭、喝口热水,然后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在黄冈,我每天都是医院、酒店两点一线。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给爸妈打电话报平安。电话里,父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保护好自己,我们等你回家。”弟弟跟我约定,等我平安回家后,他就请我去看电影。每次和家人联系后,我都充满感激,感谢有这么爱我的父母亲人,每天都在等我下班的信息,有人牵挂的感觉很幸福。

我来到黄冈后发现,很多年轻的护士都冲在前线,他们当中甚至还有00后。他们身上迸发出来、传递给我的,是强大的正能量。可能在父母眼里,我还是个孩子,在别人眼里,我的面庞或许稚嫩,但来到了一线,每个人都是战士,跟年纪大小没有关系,因为我是一名护士,哪里需要我,我就要去哪里。

愿做每个患者的女儿

在同事眼中,我是他们的小妹妹,但在患者心里,我除了是一名护士,还是他们的亲人。除了负责护理好他们,我还会尽自己能力去帮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们的亲人不能陪伴身边,我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感到亲人般的关怀。

有位男患者,从ICU转到普通病房起,便一直是由我负责照顾护理。他几乎每天都是每一个小时做一次生命体征监测、每两小时一次翻身拍背更换尿不湿、每4个小时一次血糖监测、每6小时一次鼻饲喂食。每次给他做完一整套护理流程之后,我的整个脸颊、后背都在流汗,护目镜里也全是水珠。每每看到我直不起腰的样子,这个和我爸爸差不多年纪的大叔,总会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用慈祥的眼神看着我,给我鼓励,为我加油。

还有一个50多岁的陈阿姨,每次见到我,她都会很亲切地叫我:琳琳。我和她的女儿年龄差不多,陈阿姨很关心我:琳琳,你工作累不累、睡得好不好、饮食还习惯吗?在我早上给大家分发早餐时,她会关心地问我有没有吃早餐,很多时候边说就边把她手里的小饼干等往我手上塞,塞完还不忘提醒我要记得吃,不要把自己饿着了。在我上夜班的时候,她担心我着凉,便拿出自己房里的“小太阳”给我烤火。在我打扫病房时,她还会拎起扫帚帮我的忙。拉家常的时候,陈阿姨会跟我描述黄冈的遗爱湖有多大,会和我说之前的黄冈有多热闹、小吃有多好吃。陈阿姨还会跟我聊起家里的事,每次说起小女儿时,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陈阿姨经常唱歌给我听,很好听,我每次都会送上热烈的掌声。陈阿姨经常和我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和我女儿一样,都是父母的宝贝,你选择离开家来这里帮我们,在这里就是我们的宝贝。真的很感谢你们”。这让我感觉很温暖、很贴心。

在黄冈的这一段时间,每天面对的人都是同自己的父母、爷爷奶奶年纪相当的病人。每每看到他们,我就会想起了家里的亲人。这个时候,我特别希望他们快点好起来,回家与自己的家人团聚。

3月22日,我们从黄冈踏上返邵路途。在黄冈的街上,送行的人排着很长很长的队伍,我们的眼眶都红了,很感动。我也不会忘记和黄冈人民、和战友们那个美好的约定:明年春暖花开时,我们将再次回黄冈相会。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